DB真人瑜伽界“爱马仕”暴雷你还敢办卡吗?

2024-06-08 15:05:10
浏览次数:
返回列表

  db真人在她看来,这些年火起来的,是用瑜伽搞“噱头”的服装品牌和UP主,瑜伽本身其实从没真的火起来。

  给瑜伽馆充了上万元的课程费,花数千元买了lululemon的瑜伽服,然而课还没上几节,忽然发现瑜伽馆跑路了。

  这几年,瑜伽这门运动看上去是越来越火。《脱口秀大会》上,徐志胜讲了关于瑜伽的段子,画面辣眼,引来观众大笑。在小红书和抖音,更是充斥着大量瑜伽照片与视频。

  2月下旬,号称培养了超过6万名瑜伽教练和超过50万名瑜伽会员的梵音瑜伽,被曝“欠薪跑路”。有学员感慨,一夜之间大家在网上求助,“感觉很魔幻”。

  一方面,瑜伽的关注度越来越高。另一方面,瑜伽馆跑路的事件时有发生。这种鲜明对比,耐人寻味。

  作为一门古老的运动,瑜伽发源于印度北部的喜马拉雅山麓地带,在近代传至欧美。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来到了中国。

  相比大众熟知的慢跑、篮球等体育运动,瑜伽属于轻体力运动,运动强度相对较低,尤其适合女性练习。而根据相关科普,瑜伽姿势运用古老而易于掌握的技巧,能够改善人们的生理和心理状况,达到身体、心灵与精神的和谐统一。

  2004年之前,中国的瑜伽服务从一线城市的大型商业健身中心开始萌芽,被视为“大操课”中的一种。当时课程受众群体较小,以中高龄女性群体为主。

  之后的10年里,瑜伽运动从一线城市向下缓慢渗透,独立的瑜伽品牌陆续出现,形成连锁店,同时瑜伽课程体系和培训体系逐渐完善。

  而到2015年后,随着人们健康意识的提升,和消费能力的升级,瑜伽有了进一步兴起的趋势。各路资本开始关注到这一行业,投融资动作变得频繁。线下瑜伽场在全国各地都有小规模爆发,小型瑜伽工作室变多,在线瑜伽品牌也迅速崛起。

  在北京打拼的于女士,在习练瑜伽上投入了小1万元。她瑜伽之路的起步,就是因为小区门口新开了瑜伽店。当时宣传人员四处推广,于女士因为上班总坐着,颈椎总不舒服,便报名学习。

  十几节课下来,于女士觉得身心放松了不少。不仅身体更加有形态,心更容易静下来。

  同样在北京打拼的武娇娇,在大学时期就接触了瑜伽。当时作为选修课,武娇娇学习了几个瑜伽动作,但并不真正理解瑜伽,也谈不上多少收获。而前些年出于减肥的目的,她再次报名瑜伽课程,得到了远超预期的效果。

  “身体变得更加轻盈和健康,做事情效率也明显提高“,武娇娇向博客作者表示,这次更深度地习练瑜伽,让自己的思路变得清楚,人也变得通透起来。

  不过要学好瑜伽并不容易。武娇娇总结了一份心得:不同阶段,每个人适合的体式是不一样的。

  所谓体式,可理解为姿势,是习练瑜伽的重要组成。其中有难有易,有的热门有的冷门。武娇娇本来练习一个比较简单的体式,有了不错的进展,但在学习大家推荐的热门高阶课程时,因为太难而备受挫折。

  一位有多年瑜伽习练经验的资深人士向博客作者指出,专业的好老师会手把手带你入门,防止跑偏,避免受伤或是更严重的体态问题。

  有一天她在公园坐着玩手机,几个小姐姐忽然跑过搭话,猛夸自己好看,要是身材练好就更加完美了。然后就开始说她们在搞活动,100块钱可以体验三节瑜伽课,并送一条质量很好的定制瑜伽裤。

  网友动心了。然而当她上完第二节瑜伽课后,小姐姐又开始了新的“洗脑”,想办法让她报长期课程。她们宣称,店里推出了100块体验金抵消1000块钱的课程的优惠,也就是说,报三千八的课程,只需交两千八。

  这比双十一电商的满减优惠可爽快多了。然而当网友交了钱,正式开启瑜伽学习之旅,却发现上了当。

  原来,标价三千八的团体课程,不仅因为学员数量超出了老师精力能承担的上限,大家的学习需求不能得到满足,老师本身的能力同样可疑。好多老师实际也是学员,完全不专业。

  回头看,这位网友还发现,之前瑜伽机构送的瑜伽裤完全谈不上多好,跟淘宝19.9一条的没有区别。

  “还没报课时说的天花乱坠,报名了却不管不顾,希望大家可以避避坑,别像我一样被套路了……”最后,她如此总结。

  实际上,以看似特别划算的体验课程和优惠券,一步步诱导消费者越花越多,是健身领域的常见套路,要甄别不难。还有一些手段,就隐蔽多了。

  一位重庆的网友办了瑜伽馆的2年卡。办卡前,说好每年打卡156天,就退年费。她好不容易打卡一年156天,却被告知必须2年后合同满了才能退费。

  一位太原的网友,家门口有瑜伽馆新店开业,就办了年卡。然而开卡50天,自己才上了三节课,这家店就通知搬走。网友去沟通退钱,被老板直接拒绝。这让她担心瑜伽馆是要跑路。

  年初预售,年中促销或店庆,年末发涨价通知;永远在招聘,一直做活动,一直在调价;春节、三八、五一、暑假……逢节必有抢购和秒杀;价格表上写有原价、会员价、活动价,成交价还得需要和顾问老师谈单;卡项一直在变,年卡、半年卡、双年卡、季卡、月卡、次卡;课程一直在变,服务总是升级。

  而且一些瑜伽馆会看人下菜,有消费能力又爽快的,报价高一点;消费能力有限的,就打个折。

  虽说瑜伽生意看起来热闹,但实际上却相当脆弱。要探讨瑜伽业的套路起因,跟这份热闹和脆弱,都有一定关系。

  2016年到2021年,我国大众健身行业的融资总规模接近150亿元。虽然因为疫情,融资规模出现较大幅度回落,但2021年后,资本对大众健身赛道的关注度出现明显提升,平均单笔融资金额再创新高。

  这意味着,跟健身有关的生意都越来越诱人。具体到瑜伽,更是近年来特别火热的一条赛道。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23年,中国瑜伽课程服务市场规模预计达到343亿元,瑜伽用品市场规模预计达到218亿元。

  这无疑会吸引更多商家入局,行业竞争随之激烈。加上入局瑜伽行业的资金门槛较低,难免形成鱼龙混杂的局面。有业内人士指出,少则三五十万,就可以开一家瑜伽馆。

  这时候,瑜伽业的营销套路自然就会有所进化。而老实本分的经营,可能就会面临关乎生死的压力。

  瑜伽馆赚钱并不容易。在梵音瑜伽暴雷后,其创始人饶秋玉表示,目前公司包括会员未耗卡、房租及员工公司,有数亿债务。

  据艾瑞咨询报告,大多数瑜伽馆面向会员的收费模式都是年付预收,续费周期长、资金回流慢。在这种情况下,一些瑜伽馆经营者依靠初期回笼的资金,继续投资了第二甚至第三产业,一旦遭遇意外,便很可能陷入资金不足的困境。

  健身内容平台GymSquare采访了梵音瑜伽高管,据分析,梵音瑜伽在预售之后,单馆的营收在50万元到100万元不等,但其中房租和人力成本占到近70%,加上其它成本,并不盈利。

  一位创业三年的瑜伽教练感慨于梵音的遭遇。这位教练的瑜伽生涯正是从梵音开始的。在她看来,梵音对于练习者来说是非常良心的,他们的老师都是非常虔诚、自律的练习者、传授者。

  然而预付费的隐患,管理及运营能力的不足,加上疫情的冲击,综合起来,就导致了梵音如今经营困难。

  说到底,一些瑜伽馆的暴雷和“跑路”,并不意外。当然,这种后果的代价,不该由消费者来承担。

  前文提到的瑜伽老师告诉博客作者,瑜伽馆的生命周期,很少有超过5年的。在她看来,这些年火起来的,是用瑜伽搞“噱头”的服装品牌和UP主,瑜伽本身其实从没真的火起来。

  21世纪经济报道引述了一位业内人士的看法,虽然近年来有卖瑜伽裤的Lululemon快速崛起,但买瑜伽裤的人并不代表真正练瑜伽的人。

  lululemon被时尚媒体称为“瑜伽服中的爱马仕”,尽管起最重要的瑜伽裤产品,折扣价也往往在300元以上,却依然备受追捧。自上市以来,公司市值上涨超过20倍。

  有人吐槽,社交媒体上为瑜伽产品种草的照片和视频,把瑜伽服塑造成了时尚潮流,甚至一种新时代的女性标志。但瑜伽这项运动本身的推广和发展,仍然前路崎岖。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