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第8次创业失败DB真人

2024-06-06 06:59:02
浏览次数:
返回列表

  db真人6月1日,卡莫瑜伽公众号发布了致卡莫会员的一封信,表示由于外界原因跟公司未能及时对市场变化做出相应调整等内部原因,导致今年资金链断裂,而不得不永久闭店。近日,投资公司也明确告知,不再对卡莫瑜伽进行投资。

  作为一家成立于2013年的瑜伽连锁品牌,坐拥全国30多家连锁直营门店的卡莫瑜伽,算是瑜伽馆的网红之一,曾在2022年获近3000万战略融资天使轮投资,真格基金、零一创投、蓝象资本集体押注。

  身为北京乐博乐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他创办的机器人教育培训机构乐博乐博曾以4.3亿元被上市公司盛通股份收购,其所拥有的身份中还曾列有“真格教育基金合伙人”一项。

  成功连续创业者+投资人的身份,让侯景刚成为了卡莫瑜伽最大的背书,今年2月,公司还官宣获得美股上市公司ACG国际艺术教育集团的战略投资,甚至5月初,公司还为了庆祝11周年刚举办了优惠活动。

  不过,这一切,伴随着一则闭店通知以及经营者已失联的信息,却似乎成了暴风雨前最后的宁静。

  在闭店消息宣告的同时,卡莫瑜伽直白表示“当下没有退费的能力”,如果只接受退费,还需耐心等待,但也给出了会员余额转接方案一。

  在该方案中,耗卡选择有三,且均接受卡莫瑜伽会员余额1:1转卡:一是瘦身塑型机构Succi普拉提,但只能接受200人;二是高端连锁护肤品牌贝黎诗SPA,但是18家北京卡莫瑜伽门店对应15家贝黎诗SPA门店,且需要按照自己办卡的卡莫门店去找对应的贝黎诗门店转卡;三是欣研医美。

  卡莫瑜伽表示,余额转化方案还将陆续推出,预计下周还会有其他企业跟瑜伽同行的转接方案。而卡莫瑜伽的突然哑火,在今年初,就有所端倪。

  1月,在中国商报的文章中,就有消费者指出,位于北京太阳宫、望京、合生汇、五棵松等多个地点的卡莫瑜伽门店已经关闭,会员们正在协商退课。对此,有卡莫瑜伽的店主表示,关闭的门店是“赔钱”的门店,其他门店仍正常营业。

  面对当时市场上财务危机的说法,侯景刚也有所警觉,快速在一个月后就给出了融资“救火”的对策,传出了ACG国际艺术教育集团战略融资的捷报。

  在2月的融资消息中,展现的是卡莫瑜伽未来发展的蓝图:ACG不仅能要助力其国际化升级,双方还将共同筹资10亿元的女性消费基金,致力于投资美容、皮肤管理等女性消费高速成长领域。

  5月1日,卡莫瑜伽在11周年庆活动“美股投资助力腾出”的大势宣传下,给出了单笔消费8000元返1000元代金券、满16000元返2000代金券的大额充值活动。

  先是5月13日,卡莫瑜伽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再过了一周,卡莫瑜伽就直接给出了5月22日起休业调整的通知。

  5月23日,据界面消息,西城体育局相关工作人员更是表示已无法联系到该公司法人和负责人,且公安正在收集证据调查中,建议消费者尽早提出上诉以挽回金钱损失。

  在此消息中,除了消费者“感觉突然”外,卡莫瑜伽老师在接到第三方劳务派遣公司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之前,卡莫瑜伽已经拖欠公司两百多名员工至少三个月的工资,并且去年11月开始就已经有迟发工资的情况。

  2000年毕业于北京交大电气自动化专业,侯景刚在创办卡莫瑜伽前,一直在教育界摸爬滚打,但一直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第一次创业,他曾在老家做了一个少儿英语培训学校,但因不懂商业模式也不懂财务,招一个学生就赔一个学生的钱,导致招得越多赔得越多,最后商业模式怎么都成不了,就关掉了。

  对于首次创业失败,侯景刚在蓝象资本发起的《教育新可能》视频栏目第1期中曾以“很惨很惨”来形容,他说一开始想坚持,就撑了两年半、三年,等到后来,就在北京边工作边用他的工资来发当地的工资。

  后面创业,他最快一次一个月就关闭了项目,最多一次是做幼儿园并购项目失败,赔了大概两、三百万。

  直到2012年踩中STEAM教育的风口创办了乐博乐博机器人,分别获得了经纬创投、真格基金、新东方战投的投资,最后以交易作价4.3亿元被盛通股份并购后,侯景刚才终于一战成名。

  线月宣布成立的“真格教育基金”中,直接把他列为了真格教育基金投资合伙人。

  同年,侯景刚注册成立北京卡莫智能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再出发自然意气风发不少,身为董事长兼法人,持股34.4%,在真格的再次加码下,更是成为圈内少有的VC注资玩家。

  事实上,近两年,昔日风光无限的多家行业头部连锁瑜伽品牌都备受资金链生存挑战,2023年已经开始了闭店潮。

  曾在上海经营了近10年之久的Mysoul瑜伽馆,从2022年10月开始就毫无征兆地关门,拖欠会员费,最后这家上海老牌连锁瑜伽馆倒在了2023年初。

  2023年2月,曾号称国内瑜伽赛道标杆,走高端路线的梵音瑜伽也倒闭了,其创始人称负债几个亿,倒闭前的梵音瑜伽在全国共开了82家瑜伽门店,一则停业整顿通知让两千多名员工在一夜之间成为失业人员。

  再到6月,曾被称为“华南地区最大瑜伽品牌”的梵羽瑜伽同样被指经营出现问题,多个门店暂停运营,老师被拖欠工资,会员无法退费。

  彼时,对于梵音瑜伽的倒闭,卡莫瑜伽的合伙人杨明还曾评价说,主要原因应该是缺乏商业运营的经验,扩张过于激进,且在瑜伽行业之外也有一些投资动作,导致无法承担各条业务线的开支。

  据最话FunTalk文章显示,作为一家知名瑜伽馆,卡莫瑜伽收费不低,通常一年年卡要超过1万元,私教课为例,通常一节课的价格在400元左右。更有抖音博主在视频中分享,以卡莫瑜伽的一家460平方米的门店为例,一年营收在900万上下,扣除房租、人工、日常洗漱等综合成本在40万一个月左右,按课耗按总收入90%计算,利润率在40%,计算出每年的利润在360万左右。

  那么,是什么压垮了卡莫瑜伽?或许杨明所说“扩张激进、投资开支”会是答案。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卡莫瑜伽还增加旅修相关的业务,并在其微信公众上频繁推送其旅修“产品”。相对于主营的“瑜伽”业务,卡莫瑜伽的“旅修”业务的客单价更高。

  如卡莫瑜伽在去年推出的一个“巴厘岛跨年旅修”项目,旅修时间为一周,报名费用为10800元到15200元。从今年开始,卡莫瑜伽还增加了“钵颂”、“冥想”等业务。

  结合卡莫瑜伽在全国开了超过30家直营连锁门店的公开资料来看,这些门店经营都需要大量的资金和长期的运营成本,而卡莫还曾尝试研发一系列智能瑜伽设备,资金投入可想可知。

  身为创业者跟投资人的侯景刚自然也曾试过再一次资本输血,甚至还想复刻乐博乐博被收购的成功退出,但是从天眼查上,ACG至今还出现在股权变更记录中,为这条路径的变数又增添了一丝确定性。

  在蓝象资本的那次对话中,侯景刚曾说,长期来看,像俞敏洪、陈向东等一定会在合适的赛道东山再起,到时就会发现,他们还是这么厉害,不过倒不一定所有人都会东山再起。

  在抖音上,侯景刚的账号“创业线日,而另一个号“星座线日,在后面那个号上,侯景刚没有给自己添很多标签,在简介上只写道“全网最喜欢双鱼的博主,我对一个星座的解读都是为了流量。”

  有意思的是,这两个账号的背景图都是一张侯景刚在2017 ACE素质教育行业峰会的发言照片,那一年是他创业功成名就的高光时刻,也是他再出发卡莫瑜伽的起点。

  只不过这一次,他不再是通过别的项目和工作去填平小百万元窟窿的侯景刚,卡莫瑜伽留给他的是更大的挑战。

搜索